泸州老窖遭遇雙面“間諜”1.5億存款神秘失蹤

   日期:2019-08-13     來源:成都商報    作者:酒網    浏覽:107    評論:0    
核心提示:“1.5億存款神秘失蹤案”水落石出驚呆2014年,泸州老窖在農行存了2億元錢,但錢到期時,卻被銀行告知:賬戶上沒有這筆錢。設局“

“1.5億存款神秘失蹤案”

水落石出

驚呆

2014年,泸州老窖在農行存了2億元錢,但錢到期時,卻被銀行告知:賬戶上沒有這筆錢。

設局

“存款換買酒”:袁劍鳴安排張某、陳某冒充農行迎新支行員工,上門到泸州老窖幫助其開戶,并簽訂"協定存款協議”,以“存款”換“買酒”為誘餌,獲取了泸州老窯相關開戶所需資料。

當“雙面間諜”:冒充泸州老窖和銀行簽了合同,并且僞造了銀行出具的存款證明書、簽字和印鑒。

3次這樣的操作:袁劍鳴夥同朱某、黃某、陳某、張某等人獲取泸州老窖公司資金共計2億元。

擔責

法院判決:對于泸州老窖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農行迎新支行承擔40%的賠償責任,中國農業銀行長沙紅星支行承擔20%的賠償責任,其餘40%損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擔。

近日,泸州老窖1.5億元存款失蹤之謎,随着主犯袁劍鳴的一審判決書的公布,清晰了起來。

當時的1.5億存款是怎麼丢的?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查詢判決書發現,被告人袁劍鳴通過泸州老窖和中國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的“資源互換”這一合作,分别在泸州老窖、迎新支行的面前扮演“雙面間諜”,簽署虛假協議、存款證明,把2億元的存款裝在了自己的口袋裡。

雖然網友大呼“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演”,但記者發現,泸州老窖在銀行“取不出”的存款遠不止這1.5億元。

根據今年4月26日披露的第一季季報,泸州老窖共在三處儲蓄5億元存款涉及合同糾紛,已報請公安機關介入,并已對這5億存款計提了2億元壞賬準備。

在已判決這一案件裡,泸州老窖需承擔多少錢的責任?8月11日下午,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多次緻電泸州老窖董秘辦公室,不過至截稿時暫無回應。

1.5億存款蹊跷失蹤?

公司拟提1.5億存款銀行:賬戶上沒這筆錢

2014年,泸州老窖在農行存了一筆錢,但錢到期時,卻被銀行告知:賬戶上沒有這筆錢。

這起被稱為“1.5億元存款神秘失蹤事件”不僅令白酒行業愕然,也震驚了整個資本市場。

2014年10月,泸州老窖發布公告說:公司發現,在中國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存的1.5億元存款,取不出來了。具體而言,根據與農行長沙迎新支行的協議,泸州老窖在2013年4月先後4次向公司的賬号彙入2億元。

存款到期後,第一筆5000萬的存款和利息都被泸州老窖收回。但剩下的1.5億元存到期後的第二天,公司财務人員在轉款時卻被農行迎新支行告知:公司賬戶上沒有這筆錢,不能按時劃轉。

彼時,泸州老窖決定将就此事項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為何要存大筆現金?

掉入迷局:酒企存款銀行買酒

泸州老窖當時為何要存這麼大筆的現金存款到銀行?追溯到2012年,整個白酒市場銷量下滑,酒企想要将庫存的酒都賣出去,銀行想要拿到大筆存款。在這樣的背景下,酒企和銀行的“資源互換”應運而生。

簡單來說,就是酒企将錢存入銀行,而銀行則以團購價格拿到酒後,幫酒企賣酒。

而泸州老窖具體的“資源交換,助力營銷”方案是:

1、泸州老窖将5000萬元為單位以定期方式存入銀行一年,合作銀行按照國家規定的一年定期利率上浮10%付息給泸州老窖,泸州老窖與銀行簽訂存款及開銷戶協議進行約定;

2、合作銀行通過該存款,獲取存貸差收入,以團購價購買泸州老窖指定産品;銀行業可以向客戶推薦,主要由客戶購買。每5000萬元存款對應購酒在600萬元以上,先購酒後存款,存款數額以此類推。

錢是怎麼不見的?

扮“雙面間諜”假存款證明騙走真巨款

2012年10月,袁劍鳴從朱某(已判決)處了解到這一“資源交換”的業務,并認為可以在這1年的定期存款期限内挪用這筆錢用于其他。

如何将這筆存款套現?

袁劍鳴經朱某的引薦,認識了時任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行長鄭某(已判決)。随後,袁劍鳴使用了一些“電視劇都不敢演”的手段,讓泸州老窖以為這筆1.5億元的存款存在了銀行。

2013年4月份,袁劍鳴安排張某、陳某冒充農行迎新支行員工,上門到泸州老窖幫助其開戶,并簽訂了《協定存款協議》,獲取了泸州老窯相關開戶印鑒模闆及開戶資料。

随後,再安排羅某、張某拿着根據上述模闆僞造的資料,以泸州老窖的名義到迎新支行進行開戶。在這中間,羅某、張某所持的泸州老窖資料不完全,不符合開戶和網上銀行條件。不過,經彼時的行長鄭某的幫助,通過“特事特辦”程序開通賬戶及網上銀行。

為了感謝行長鄭某的幫助,袁劍鳴向鄭某送了200萬元現金,以及一輛20多萬的雪佛蘭汽車。

也就是說,袁劍鳴作為中間方,分别冒充銀行人員和泸州老窖簽訂了合同,冒充泸州老窖和銀行簽了合同,并且僞造了銀行出具的存款證明書、簽字和印鑒。

經過了3次這樣的操作,袁劍鳴夥同朱某、黃某、陳某、張某等人獲取泸州老窖公司資金共計2億元。

人、錢去了哪裡?

主犯将巨款用于走私“跑路”泰國4年後自首

袁劍鳴和朱某協商,在獲取泸州老窯的資金後,二人平分使用。不過,根據判決書,截至案發時止,扣除案發前歸還的5057.5萬元(含利息),仍有14942.5萬元未歸還,其中大部分資金均被袁劍鳴掌控和支配。

據袁劍鳴供述,起初其隻想挪用泸州老窖存款用于放貸及做原油生意。據悉,袁劍鳴在欠款到期前一直想還錢,但在2014年7月,袁劍鳴因走私被海關刑事拘留,28天後被取保,資金出現嚴重問題。

東窗事發之前,袁劍鳴歸還了第一筆5000萬的存款。2014年4月,協議中第一筆存款到期,被告人袁劍鳴與朱某、黃某共同歸還了第一筆5057.5萬元。

2014年6月,第二筆5000萬存款即将到期。但袁劍鳴及朱某已經無力歸還了,便從廣西出境去到了柬埔寨、泰國。

2018年2月6日,長沙市公安局将潛逃泰國曼谷後向當地警方投案的被告人袁劍鳴押解回國。2019年1月17日,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袁某的案件進行了公開審理。

如何劃分責任?

不能追回的損失酒企也須承擔40%

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袁劍鳴犯詐騙罪,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并處罰金人民币420萬元。繼續追繳詐騙犯罪所得人民币1.5億元發還被害人泸州老窖。其中,責令被告人袁劍鳴退賠犯罪所得人民币1.17億元。

另據泸州老窖2019年5月16日公告,公司收到長沙存款案一審《民事判決書》,根據該判決書,對于泸州老窖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農行迎新支行承擔40%的賠償責任,中國農業銀行長沙紅星支行承擔20%的賠償責任,其餘損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擔。

而公告中稱,截至2019年5月16日,14942.5萬元僅收回了1797.99萬元。根據判決書,袁劍鳴還有7處房産作為可供執行财産計入追繳、退賠數額,另有100件60度國窖1573國韻酒将被發還給泸州老窖。

随後公司對全部存款展開風險排查,進一步發現公司在中國工商銀行南陽中州支行等兩處存款存在異常情況,共涉及金額35000萬元。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