醬酒熱潮來襲,資本競逐、門檻難邁

   日期:2019-08-12     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酒網    浏覽:154    評論:0    
核心提示:圖片來自 視覺中國文 |中國經營報黨鵬在“美酒河”赤水河貴州一側的公路上,不僅擁堵着前往茅台鎮買酒的各地牌照的車輛,也擁堵

圖片來自 視覺中國

文 | 中國經營報 黨鵬

在“美酒河”赤水河貴州一側的公路上,不僅擁堵着前往茅台鎮買酒的各地牌照的車輛,也擁堵着投資醬酒的各路資本。

近日,有傳言稱五牛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五牛基金)拟收購貴州高醬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醬酒業),目前已在走付款流程。五牛基金是上海岩石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600696.SH,以下簡稱ST岩石)股東,實際控制人為韓嘯。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五牛基金與海銀系有着關聯——海銀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銀集團)董事長韓宏偉,與韓嘯為父子關系。在去年初,海銀集團曾在貴州遵義宣布投資500億元布局酒業,此外ST岩石也在去年底收購了貴州一家酒類電商平台。就此,記者聯系了ST岩石、高醬酒業、五牛基金等公司,都未能得到回複。

“醬酒熱潮的爆發,源于茅台酒的引領。”四川大學中國白酒研究院執行院長歐陽劍告訴記者,這其中資本是重要的力量,賦予了茅台酒金融和投資的屬性,“但是這也是資本的幻覺,茅台酒的成功是茅台鎮上任何醬酒都無法複制的孤例,行外資本在醬酒乃至于整個白酒行業的投資,成功者寥寥無幾。”

多家資本布局

位于茅台鎮上遊,赤水河畔的高醬酒業,在當地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型酒企。最早酒廠名稱為仁懷市醬園春酒業有限公司。天眼查系統顯示,在2018年10月,該公司被來自北京的百事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有40%股權)及其控股的重慶萬興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收購。在今年5月31日,重慶萬興房地産持有的60%股權轉讓給了百事達公司的幾個自然人股東。

至于高醬酒業緣何短時間再次出售給五牛基金,記者多次電話聯系百事達和高醬酒業,但都未能求證到,高醬酒業則明确表示相關領導拒絕接受采訪。

有熟悉高醬酒業的茅台鎮酒企老闆王先生告訴記者,至于五牛基金收購高醬酒業的進展目前不得而知,如果是真的收購,一方面,投資方看中的是高醬酒業的許可證,這在茅台鎮已經是稀缺資源;另一方面,其可能看重的還有高醬酒業所擁有的工業用地,“這也同樣稀缺”。

天眼查系統顯示,高醬酒業在2018年9月份拍得兩宗土地,都位于仁懷市茅台鎮茶壺坳村——名酒工業園榮昌壩生産園區内,面積分别為1.17999公頃、2.01979公頃,合計4800畝土地。按照合同約定,交地時間為2018年7月19日,開工時間為2019年3月25日,竣工時間為2021年3月24日。因高醬酒業拒絕接受采訪,目前兩宗土地的建設情況尚不得而知。

至于五牛基金在白酒領域的布局,其持股的ST岩石已然開始了第一步的嘗試。2018年12月,ST岩石以228.24萬元的價格收購了貴州貴酒雲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酒雲商)85%的股權,該公司為一家白酒銷售線上平台。

“公司打算以此為切入點試水白酒銷售行業。”在2018年财報中,ST岩石表示,公司為此新組建了白酒銷售專業團隊,公司的核心員工均擁有行業資深經驗,是公司的核心優勢。經過半年的努力,其2019年上半年财報顯示,白酒銷售業務為246.26萬元。

天眼查系統顯示,貴酒雲商原屬于貴釀酒業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其銷售的産品也主要來自貴釀酒業。該公司注冊資本高達10億元,廠區位于茅台鎮,但是注冊地位于上海,其背後的多個股東也都是來自上海方面的資本。但天眼查未能顯示,該公司與五牛基金是否有關聯。

天眼查系統顯示,100%持股五牛基金的五牛控股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為韓嘯,這也是ST岩石的實際控制人。而海銀集團的董事長韓宏偉,與韓嘯為父子關系。另據天眼查信息顯示,韓宏偉曾經擔任過五牛基金法人,五牛基金為海銀系投資企業。此外,韓嘯也曾經擔任過海銀集團的股東,在2017年7月才退出。

記者注意到,海銀系在酒業的布局從2018年初開始。當年《遵義日報》頭版報道:2月8日,遵義市委書記龍長春與上海海銀金融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韓宏偉舉行座談會,雙方就深化白酒産業投資合作、推進在遵投資項目落地投産等事宜進行了交流磋商。

當時,海銀集團的投資規劃出爐:拟用5年時間在遵義投資500億元打造集現代化、智能化、酒旅一體化的10萬噸醬香型白酒産業園,推動遵義醬香型白酒産業轉型升級,推進醬香型白酒産業由高速增長階段向高質量發展。同時将并購數家遵義白酒産業,并購企業總産能将達5萬噸。

“我詢問了遵義市相關部門領導,他們說目前海銀集團還沒有推進這個500億元的投資計劃。”歐陽劍告訴記者,像海銀集團這樣的行外資本,越來越多地彙聚于仁懷市甚至畢節市周邊,期望通過收購上遊廠商資源,分享此輪醬酒熱潮帶來的機會。

資本入市考驗重重

“茅台鎮的一個醬酒生産許可證,現在已經漲到了七八百萬元。”剛剛在茅台鎮收購了一家年産1500噸醬酒酒廠的張先生告訴記者,對于行外資本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錢的問題,而是當地的人脈和資源,“沒有人脈,你可能連貴州的一斤高粱都買不到。”張先生說,當地的糧食收儲中心就是外來資本面對的第一道門檻。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遵義市共有1400多家酒企,規模以上白酒生産企業117家,年産量(折合65度)達26.91萬千升。因此,在張先生看來,大量的中小型酒企就成為外來資本關注的焦點。

“此輪醬香酒的熱潮,始于2015年茅台酒引領的市場行情,一方面是消費升級體現出來的香型升級,另一方面是資本推手使得茅台具有金融和投資的屬性,其消費屬性反而減弱。”歐陽劍分析,由此更多的資本從關注産品到關注上遊廠家,從以前的代工貼牌生産模式發展到直接收購酒企。

記者注意到日前貴州證監局官網公布的貴州國台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輔導備案材料,國台酒業有望成為“醬酒第二股”。天眼查系統顯示,在2018年完成兩輪增資後,國台酒業于同年11月啟動上市前“股改”,由大股東國台集團将其持有的股權部分轉讓給泸州華西金智金彙壹号股權投資基金、西藏華金天馬等10個投資機構及個人。2019年1月,國台酒業再次進行股權轉讓,大股東國台酒業集團持股比例由67.25%降至50.58%,來自全國各地的股東達到22個,而且多為投資管理機構。

此外,随着飛天茅台在部分市場終端的零售價格高達3000元,這也給醬酒企業開發出了通往高端市場的價格帶寬。上述張先生表示,現在一些重新包裝的醬酒品牌,價格基本都定位在300元以上,甚至一些企業推出千元以上的醬酒,以顯示其“高端”的形象,但是銷售并不好。

記者查詢ST岩石控股的貴酒雲商銷售平台貴釀商城發現,其銷售的主要産品包括貴釀貴十六代天青酒售價1519元/瓶,高于飛天茅台1499元的控價線。其他諸如貴十六代陽澄酒、月黃酒500毫升每瓶分别售價999元、799元,貴釀君道酒售價629元/瓶。但該平台在2019年上半年銷售不足250萬元,可以窺見一斑。

“許多行外資本在進入白酒行業後,好似智慧驟降、武功全廢般,過往的成功秘籍統統失靈了,一番拼命砸錢或狂玩概念,帶給白酒行業的,除了一幕幕跌宕起伏、悲喜交加的産業大劇外,留下的更多是試錯、折騰與教訓。”白酒專家鐵犁對此總結了包括經驗誤區、管理誤區、資本誤區等十大誤區。

此前,娃哈哈宣布投資150億元打造領醬國酒,維維股份(3.230, 0.08, 2.54%)也曾傾力打造貴州醇,但都以失敗告終。對此,初入茅台鎮的張先生已然感同身受:“接觸的很多行外資本,在茅台鎮投資醬酒,虧損幾億元幾十億元的都有,但是仍然阻擋不住他們的沖動。”

“白酒行業有時候呈現出來的是一種不理性的狀态,比如飛天茅台價格到了3000元一瓶。”歐陽劍表示,雖然醬酒熱潮仍在持續,但是未來白酒企業的成功,不是香型的機會,而是品牌的機會。

在鐵犁看來,“目前醬酒熱僅僅是一個開端”,在今後較長時間内,醬酒都是中國白酒最熱的闆塊,而這波熱潮至少可以延續到2030年,屆時醬香白酒的銷售數量可能達到30萬~40萬噸,占到行業産量7%~8%,占行業銷售額35%左右,其平均出廠價格則仍會保持在行業平均水平5~6倍。

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醬香型白酒的總銷售量約為60萬噸,在全國白酒總産量中占比約為5%,但是創造的銷售額卻占15%,利潤占比超30%。或許,對于各路資本來說,對于醬酒的競逐才剛剛開始。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