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酒企預虧:金種子酒七年間淨利下滑8成 現金流持續為負

   日期:2019-07-31     來源:中訪網财經    作者:酒網    浏覽:122    評論:0    
核心提示:圖内容來源:投資時報研究員:彥強雖依舊位列徽酒“四朵金花”陣營,但在掙紮數年後,金種子酒(600199.SH)仍一步步走入下行通

null

内容來源:投資時報

研究員:彥強

雖依舊位列徽酒“四朵金花”陣營,但在掙紮數年後,金種子酒(600199.SH)仍一步步走入下行通道。

7月16日晚,金種子酒發布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公告顯示,上半年該公司預計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虧損3000萬元—3600萬元,扣非後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為虧損3400萬元—4000萬元。

此前的2019年一季報顯示,該公司歸母淨利潤為898.11萬元。這意味着,金種子酒二季度單季的歸母淨利潤約虧損2101.89萬元—2701.89萬元。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除了已經被*ST的皇台酒業(000995.SZ),在已預告或披露上半年業績的酒企中,金種子酒是今年第一家出現虧損的白酒企業。

對于上半年業績預虧的原因,該公司表示,一方面由于消費快速升級,市場主流價位産品上移,導緻公司百元以下價位産品市場萎縮、銷量下降;另一方面,主推的金種子系列年份酒尚處于培育期,銷售未上量且對公司業績貢獻有限。

事實上,此次業績預虧早有先兆。

Wind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該公司歸母淨利潤實現600.58萬元,但其扣非後歸母淨利潤已經虧損569.67萬元。不僅如此,《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金種子酒營收自2012年創曆史新高後,便開始連續下滑,時間長達5年。

對此,上交所曾在2018年4月11日向金種子酒發送年報問詢函。

但頗堪玩味的是,該公司的回複原因與上述虧損原因如出一轍。同樣是“消費升級,市場主流價位上移,且金種子系列年份酒正處産品培育期,以及安徽白酒市場競争激烈”等。

不一樣的時間,同樣的答案。

查詢數據可見,直到2018年,金種子酒營收才實現正增長,不過,僅同比增長1.89%。

《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該公司無論中高檔白酒還是普通白酒都面臨營收、利潤不斷下滑的窘境。且近5年銷售費用已連續走低,近3年經營活動現金流淨額連續為負數,7年間營收更是縮水4成。曾經的多元化嘗試未令經營業績有實質性起色,作為徽酒“四朵金花”之一的金種子酒,恐面臨強烈的掉隊危機。

金種子酒近一年股價走勢

null

數據來源:Wind

銷售懈怠利潤萎縮

在安徽白酒市場,古井貢酒(000596.SH)、口子窖(603589.SH)、迎駕貢酒(603198.SH)和金種子酒四家A股上市酒企,并稱“四朵金花”。

據東北證券7月初發布的研報顯示,2018年安徽白酒市場規模約為250億元,本地酒企占60%市場份額,約150億元。這其中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和金種子酒的市場占有率分别為23.86%、14.24%、7.81%和4.23%。而在這150億元市場規模中,300元以下單價産品更為絕對主流,市場份額接近140億元。

《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金種子酒近幾年年報發現,自2014年開始,該公司的銷售費用就不斷下滑。

Wind數據顯示,2014年—2018年,該公司銷售費用分别為7.97億元、6.59億元、5.00億元、4.03億元和3.14億元。而同樣作為徽酒代表之一的古井貢酒,其同期銷售費用分别為13.04億元、15.58億元、19.80億元、21.70億元和26.83億元。2015年剛上市的迎駕貢酒,2015年—2018年銷售費用分别為3.82億元、3.82億元、4.07億元和4.51億元。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同樣作為安徽濃香型白酒的代表企業,古井貢酒的銷售費用不斷上漲,表現較為積極;金種子酒的銷售費用不斷下滑;迎駕貢酒的銷售費用則顯的較為平和。

銷售費用不斷縮減背景下,金種子酒營收表現如何?

《投資時報》研究員觀察到,其營收下滑要早于銷售費用的下滑。自2012年營收創曆史新高後,其收入便開始進入下滑通道,時間長達5年。

Wind數據顯示,2012年該公司實現營收22.94億元,同比增長30.03%,創上市以來新高。而後的2013年—2017年,分别為20.81億元、20.75億元、17.28億元、14.36億元、12.90億元,同比下滑9.32%、0.27%、16.74%、16.89%和10.14%。直到2018年,其營收實現13.15億元,同比增長1.89%。七年間營收從22.94億元下滑到13.15億元,下滑幅度達到42.68%。

營收下滑如此嚴重,其歸母淨利潤也難獨善其身。

2012年—2018年,金種子酒歸母淨利潤分别為5.61億元、1.33億元、0.89億元、0.52億元、0.17億元、0.08億元和1.02億元(2018年土地征收補償款對當年利潤影響額9200萬元),七年間下滑81.82%,若以扣非淨利潤算,則下滑更大。

此外,《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雖然金種子酒近三年的歸母淨利潤并未出現虧損,但其近三年的經營現金流淨額已連續為負。

2016—2018年,金種子酒的經營活動現金流淨額分别為-1.82億元、-2.48億元和-1.84億元。而2019年一季度同樣為負,為-1.68億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三年該公司應收賬款及票據不斷增加。2016年—2018年,其應收賬款及票據分别為1.97億元、2.58億元和2.77億元。從數據可以看出,其應收賬款及票據已遠超歸母淨利潤。

多元化遇冷中高端突破艱難

由于業績連續多年下滑,金種子酒也在不斷尋找新的赢利點。

據《投資時報》研究員了解,2016年7月,金種子酒耗資1000萬元成立安徽大金健康酒業公司。并開始戰略調整,即成立大衆酒、健康酒、電商和定制酒四大事業部,并希望能借此改善業績下滑局面。

健康酒産品方面,其設定的目标是成為“省内競争格局的颠覆者,安徽健康酒類的領航者”,并推出健康酒品牌——和泰苦荞酒,但其後續市場表現并不理想,如今,市場上幾乎已不見對金種子苦荞酒的熱度。

此外,金種子酒還開始向房地産業擴張。《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年報後注意到,目前,金種子酒旗下業務包含白酒、生化制藥和房地産,截至2018年末,其投資性房地産金額為1.09億元。

至于生物制藥闆塊,據2018年年報顯示,金種子酒持有安徽金太陽生化藥業有限公司92.00%的權益。2018年,其為上市公司貢獻淨利潤1004.65萬元。

毫無疑問,白酒依然是金種子酒的主營業務,産品系列包含“金種子”“種子酒”“醉三秋”“颍州”“柔和”“和泰”。其中以六年金種子、八年金種子、十年金種子的系列酒為主力産品,參與競争徽酒中檔市場,還推出柔和經典、颍州佳釀升級款等産品,試圖優化産品線。

但據《投資時報》研究員了解,其中高檔系列産品成績并不如人意。

根據該公司2016—2018年年報顯示,其高檔白酒的營收分别為8.15億元、7.04億元、6.35億元,占營收比重也逐步下滑至5成以下。而普通白酒同期營收分别為3.71億元、3.14億元和2.40億元,亦處于萎縮狀态。

業内資深人士認為,對于金種子酒白酒闆塊而言,毛利較高的中高檔白酒營收持續下滑,毛利較低依靠走量的普通白酒不斷萎縮,近些年,白酒行業二八分化嚴重,頭部企業的發展擠壓着其他企業的生存空間,對于品牌定位不甚清晰,又缺乏放手一搏勇氣的金種子酒而言,未來的道路可能會變得更加艱難。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