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水井坊低端酒的毛利率說起

   日期:2019-07-29     來源:雪球    作者:酒網    浏覽:184    評論:1    
核心提示:水井坊 是一家有意思的濃香白酒公司,除了上一篇文章中說的噸價問題外(參考水井坊:不做低端真的能聚焦中高端嗎?),還有一個

水井坊 是一家有意思的濃香白酒公司,除了上一篇文章中說的噸價問題外(參考水井坊:不做低端真的能聚焦中高端嗎?),還有一個看似不太正常的地方,如下圖(摘自2018年報):

上一篇說過,目前濃香白酒的低端産能是嚴重過剩的,照道理說,财報上分類為“低檔”的水井坊的低端基酒,它既沒有自己的品牌,也沒有獨特的品質,公司隻是把它當做散裝酒出售或幹脆直接售出基酒,在産能過剩的大環境下,應該賣不出去才是,至少也不會有那麼高的毛利率,那為何報表中低端基酒的毛利率可以達到與中檔商品酒(天号陳)相當的水平呢?

之前的文章裡說過,因為低端基酒的銷售壓力山大,水井坊會不定期的計提資産減值損失(主要是存貨跌價損失),以反映其售價可能不及生産成本(包括其銷售費用)的事實。而計提存貨跌價損失,就會産生存貨跌價準備,待存貨被售出、銷毀,對存貨跌價準備進行轉銷,或存貨的現值恢複時,對其進行轉回。轉回可以抵減資産減值損失從而反哺利潤,水井坊并不涉及,不讨論。我們來看看前期已計提跌價準備的存貨售出時,轉銷(結轉)的會計分錄是如何做的:

借:存貨跌價準備貸:主營業務成本

舉個例子,上一年原值100元的存貨因故計提了60元的跌價準備,今年這批貨被銷售出去了,那麼會計上的記錄是,扣除存貨跌價準備的60元,同時記錄40元的主營業務成本。

假設售價是80元,那麼未計提存貨跌價準備時,毛利應是80-100=-20元,毛利率-25%;

而計提了存貨跌價準備後,毛利就是80-40=40元,毛利率50%。

這就解釋了文章開始時提出的問題,正是存貨跌價準備的原因,使得即使在如此惡劣的競争環境下,水井坊的低端基酒仍然有相當高的毛利率。

那麼,第二個問題來了,水井坊的低端基酒真實盈利是個怎樣的水平呢?

據年報數據,近年來實際毛利率如下:

注:

1. 2016年及以前,低檔酒中包含天号陳等系列酒;

2017年及以後,天号陳被歸類為中檔酒,低檔酒隻是基酒和散酒。

2. 2017年出現的過低的負毛利率,可能的原因是低檔酒的報廢處理。

更深入一層,在隻做高端的戰略下,公司近期不會涉獵低端酒銷售,從而會使這種計提存貨跌價損失和轉銷成為常态,那麼,這倆磨人的小妖精會不會影響淨利潤呢?

我們來忽略它們,把報表還原一下看看

其中還原後淨利潤=報表淨利潤+(1-所得稅率)*(計提跌價損失-轉銷)

看起來除了2015和2016年有較大差别外,這樣的處理并沒有多大影響,還相對更加保守了。但這樣的結果隻是在基酒産量不大,靠賣之前留存的高端酒的情況下産生的。引用上一篇文章的數據,2015-2018年,水井坊的基酒産量分别為3316.5噸、3485.5噸、10863.53噸,即使按50%的優質率(實際不可能達到),按全興精品酒的儲存時間(2年)來計算(實際可能更長,畢竟據宣傳,水井坊酒質要好過全興精品酒),要到2020年,水井坊的中高端酒才會有5500噸的産量,遠低于2018年報中的6958噸。

随着之前低谷期的留存酒逐漸售罄,公司必然會回歸到商品酒全出自基酒釀造的狀态來。基酒産量勢必會越來越高,也正是因此,公司于2018年重啟邛崃項目,新增20000噸基酒釀造能力和40000噸儲存能力。

而一旦開始大規模生産基酒,沒有低端品牌和銷售經驗的水井坊,如果僅靠原來的老方法,計提跌價損失和轉銷的話,數值可能會比我們目前看到的要高的多。

順帶說一句,2019年半年報裡,水井坊自制半成品的存貨跌價準備隻剩下1700多萬了,是時候來一波計提了,不出意外的話,2019年報裡,我們就能看到,而且據我估計,數額一定不小。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